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净心兰若

若成正觉,生生世世不离娑婆世界度一切父母有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摄大乘论讲记》第二四卷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净界法师  

2012-03-17 00:02:03|  分类: 唯识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第二四卷
 
请大家打开《讲义》第七十八页,「癸二、成差别转」。我们这一科讲到「依他起相」,「依他起相」开出来有十一个识,这十一个识当中,前面所说的十八界,是构成整个生命的一个自体。就是不管你是因地的造业、果报的受用,都是要有根、尘、识,才能够完成圆满的因跟果的建立,前面是讲「和合转」。但是根、尘、识在生命当中,的确有很多的差别相,说明依他起的「差别」。前面是讲依他起的自体,这个地方讲差别。
 
癸二、成差别转(分二:子一总问;子二别答) 子一、总问
 
这当中有二科:「一、总问;二、别答」。我们看「总问」:
 
何故如说世等诸识差别而转?
 
「何故如说世等」,怎么知道这个「世等」六「识」,是整个依他起的「差别而转」呢?前面有五个识是构成根、尘、识的一个生命自体;这以下的六个识,怎么知道它是一种「差别」呢?它到底有哪些差别呢?就提出这个问。我们看以下的回「答」,这个回答就把这个差别相作一个说明,我们看论文:
 
子二、别答
 
无始时来,生死流转无断绝故;诸有情界,无数量故;诸器世界,无数量故;诸所作事,展转言说,无数量故;各别摄取,受用差别,无数量故;诸爱、非爱业果异熟,受用差别,无数量故;所受死生种种差别,无数量故。
 
第二四卷
 
这个是从因缘果报的角度来说明生命有六种差别:第一个叫做世识(世间的世)。就是说众生「无始」劫以「来」,在「生死流转」当中,他是有过去、现在、未来生命的差别,就是有他时间前后的相续相。你今生是一个女人的根、尘、识,用女人的心来依止这个根,去了别六尘的境界;你来生可能是一个天人,那这个天人又有天人的根、尘、识。所以在无量的「流转」当中,这个根、尘、识的确有过去、未来、现在的差别。你有前生的根、尘、识,有今生的根、尘、识,有来生的根、尘、识,这个地方是约着时间的相续,构成一种差别。第二个数识,这个数识,「诸有情界,无数量故」,这个是讲空间的正报。六道众生当中,它的正报有它种类的差别,比如说:相貌有不同、寿命有不同,东方人跟西方人他的相貌、寿命的长短,都有很多的差别,这个数识是形容正报的种类差别。「诸器世间,无数量故」,这个是处识,处是讲依报的差别,每一个有情的根、尘、识,有他所依止的环境。你说这个道场,有山林道场、都市道场、乡间道场,有很多差别。「诸所作事,展转言说,无数量故」,这个是言说识。这个根、尘、识在产生造作的时候,彼此之间要去传递思想,要假藉「言说」来表达内心的思想,所以必须有言说识来表达。比如说:古代的人(古代的人跟现代的人在表达有所不同,古代的人他的表达是比较含蓄,中国人古代有这种中庸的思想),你跟他提出一个建议,他明明心中不同意,他就说:这件事再看看!再看看!但是现代人讲话就直接了当。所以古代人在思想的表达上,他是预留很多空间,他不把这件事情做死。所以根、尘、识在表达当中,的确有它不同的思想。「各别摄取,受用差别,无数量故」,这个是讲自他差别。每一个根、尘、识有它的「摄取」,这个「摄取」就是它的六根能摄取,有它所受用六尘的差别。也就是说,你的根、尘、识跟他的根、尘、识的确不同,你的六根跟他也不同,你这个能分别的分别心,你的六识跟他也不同,你们所受用的六尘也各自不同,这就自他差别。「诸爱、非爱业果异熟,受用差别,无数量故;所受死生种种差别,无数量故。」这个是讲善趣、恶趣死生识。每一期生命当中的根、尘、识,有它苦乐的不同;死亡跟受生的时候,这个生、老、病、死也有很多的差别:这个差别,每一个人都不同,有无数量的差别。所以,我们讲众生无边,因为他的因缘果报,这个根、尘、识是很多差别。
 
北宋有一个大文学家叫做黄庭坚居士,这个黄庭坚居士从小就非常聪明,很会读书。但是他有一种很特殊的情况,就是他从小经常做同样一个梦,经常梦到吃芹菜面(哈──)。他醒过来以后,这个芹菜的味道就跟真的一样,有真实受用的感觉一样。后来一直到他二十五岁考上了举人,就被派到某一县去做县官。他二十五岁这一年,也同样做了吃芹菜面的梦,这时候梦得很清楚。他梦到他从官府出来,经过什么小巷,到哪里去。他醒过来以后,整个梦境非常的历历分明,他就照那个梦境,去找梦里面的影像。他离开了官府,诶!果然经过几个拐弯以后,就在小巷里面找到一个小户人家。敲门以后,一个老太婆出来应门。到了客厅以后,他看到这个客厅供奉一个牌位,桌上有很多的水果,中间放了一碗芹菜面。(哈──)一问之下,这个是老太婆的女儿。她说:我这个女儿,她一生当中就是吃素、念佛、诵《金刚经》,读书,不结婚。这个时候,黄庭坚就问她:你这个女儿以前住的房间,可不可以借我看一下?她就带他到她女儿的房间。一打开,黄庭坚居士看到这个房间,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后来在柜子上找到一个箱子,把箱子打开,上面是一本《金刚经》,下面压的都是她以前所作的文学著作。黄庭坚居士看了以后,非常的惊讶!他今生当中最得力的几个著作,跟他前生的思想完全一样,所以他很感慨说:「书到今生读已迟!」。
 
就是说我们这个根、尘、识,你现在有现在的分别心,有些人有烦恼、有善根,各式各样的分别心。依止你现在的根,你是一个男人的六根,或女人的六根,去受用你种种的六尘。在整个根、尘、识的变化当中,其实它有一种相续的作用,就是我们也会继承前一生等流性的根、尘、识,虽然继承,但是它也产生变化。你看他前生是一个女众,今生变成一个男众,他的根、尘、识完全不同,但是你说完全不同吗?那也未必!他的内心也有一些等流的思想存在。所以研究依他起的因缘果报,就是它有一种变化性,但是它也相续,相续而变化,变化而相续,你要掌握这二个宗旨,你就能够掌握整个生命的缘起,这个依他起就是不离开这个道理。这个地方是说明依他起相有它的自体跟它的差别。好,我们看「壬二」的「成唯识性」:
 
壬二、成唯识性(分三:癸一问;癸二答;癸三结) 癸一、问
 
前面是约着开的角度,把依他起开展出十一个识,有它的自体,有它的差别;这以下是把它作一个缩合。前面十一个识的因缘果报,其实会归起来,不离开我们众生的现前一念心识。成立唯识无义的道理,这当中有三段:「一、问;二、答;三、总结」。先看「问」:
 
复次,云何安立如是诸识成唯识性?
 
我们怎么知道前面所「安立」的依他起相,这个六根、六尘、六识──种种依他起的「诸识」,它不离开一念心识,而安立了「唯识」无义的道理呢?怎么知道这个根、尘、识它不离开我们一念心识?它都是一念心识所变现的?提出这个问,这以下回答:
 
癸二、答(分二:子一标释三相;子二广辨三相) 子一、标释三相
 
回「答」当中有二段:「一、标释三相;二、广辨三相」。先作一个略「标」,再「广」泛的解释。先看略「标」:
 
略由三相:一、由唯识,无有义故;
 
二、由二性,有相有见二识别故; 三、由种种,种种行相而生起故。
 
这个「三相」,第「一」相是个总说,「二、三」是各别释。我们先看总说:「由唯识,无有义故」。简单的说,这十一个相就是我们一念心识所变现。不过这个地方的「唯识无义」,它的缘起偏重在第八识初能变的缘起,就是第八识变现了根、尘、识,这个时候它还不去探讨根、尘、识的相互作用,就是第八识它如实的把这个业力,变成一个男人的根尘识、或女人的根尘识、或者蚂蚁的根尘识、天人的根尘识。那第一段「由唯识,无有义故」所要表达的,就是阿赖耶识的初能变,作一个总说。第二个「由二性,有相有见二识别故」。这个地方是讲前五识的受用,就是根、尘、识被第八识变现出来以后,前五识依止五根去攀缘五尘,产生了见、相二分。这个地方是偏重果报的受用,开始去受用果报了。第三个「由种种,种种行相而生起故」,这个「种种」就是第六意识。前五识取到五尘的境界以后,开始由第六意识作「种种」分别,这个分别的相貌是很多很多的不同,所以叫「种种、种种」,就产生很多差别的「行相」。所以第三种的相,是约着第六意识的开始造业。在天亲菩萨的《三十颂》,他解释依他起是三能变:初能变、二能变、三能变。这个地方也类似这个意思。这个初能变是约着第八识变现的根、尘、识;第二个能变是约着前五识依止五根,去受用五尘,对果报苦乐一种直觉的感受;第三个能变就第六意识开始在果报当中,产生一种新的造业:由此而构成所谓因果的相续,这因果的相续都不离开一念心识。这个地方是作一个略标,这以下「广」泛的解释:
 
子二、广辨三相(分二:丑一征;丑二释) 丑一、征
 
「广」泛解释当中,先「征」,再「问」。
 
所以者何?
 
怎么知道这个三相都不离开一念心识呢?
 
丑二、释(寅一辨唯一相;寅二辨具二相;寅三辨具三相 ;寅四辨立义识) 寅一、辨唯一相
 
「释」当中有四段:「一、辨唯一相;二、辨具二相;三、辨具三相;四、辨立义识。」这四科当中,这个「一相」在论文当中没解释,它是由第四段「辨立义识」来解释「一相」,所以这个解释其实就是三相而已,因为「立义识」就是在解释「辨唯一相」的道理。我们先看「辨唯一相」:
 
此一切识,无有义故,得成唯识。
 
这个地方的「此一切识」是泛指所有依他起的十一个识,这整个六根、六尘、六识的识,其实都是我们阿赖耶识善恶种子所变现的,离开了现前这一念现前明了的阿赖耶识,就「无有」少法可得,这样子「成」立了「唯识」的道理、万法唯识的道理。这个地方的重点,偏重在阿赖耶识初能变的缘起,就是阿赖耶识它由于我们强大的业力,而变现一个根、尘、识,但这个根、尘、识之间还没开始作用,这个是比较微细的,唯识的第一个能变。
 
寅二、辨具二相
 
有相见故,得成二种。若眼等识,以色等识为相,以眼识识为见,乃至以身识识为见。
 
这个时候根、尘、识开始相互作用。这个地方「有相见故」,有能见的「见」分跟所见的「相」分,就构成了「二相」。什么叫「二相」呢?就是「眼等」五「识」,以色声香味触等五尘来当做所缘相。「以眼识为见,乃至于以身识为见」,也就是说以五识去依止五根,来受用五尘,那这个地方就产生果报的受用不同。比如说我们现在从缘起的角度,我们每一个人的阿赖耶识当中,累积很多的种子,而变现了你的根尘识。身为根尘识,你一定有受用,比如说你去受用这个佛像,你受用佛像的时候,第一剎那第六意识还没活动,就直觉的时候,你用你的眼睛来看佛像,眼睛是能见,佛像是所见,那么见分、相分和合就构成了二相──每一个人看这个佛像,你所取到佛像的光明度、庄严度各各不同,这是二相,就是前五识的自性分别。这个分别,这个见分、相分的二相,它也不离开你一念心,所以「二相」是五根、五尘、五识开始作用,这是偏重在一种直觉的果报受用。这个「三相」是最重要,讲到第六意识开始出来主导:
 
寅三、辨具三相(分二:卯一显自意识;卯二叙一类计)
 
卯一、显自意识(分二:辰一长行;辰二颂) 辰一、长行(分二:巳一标;巳释) 巳一、标
 
「三相」当中,主要的是第六「意识」,第六「意识」当中有「长行」跟偈「颂」。「长行」当中先看「标」:
 
若意识,以一切眼为最初,法为最后,诸识为相,以意识识为见。
 
这个第六「意识」,它的活动范围就非常的广泛。怎么说呢?它「以一切」的「眼为最初」,眼所见的这个色尘为最初,乃至于自身的「法」尘「为最后」,也就是说它能够通缘整个六尘的境界。所以从第六意识的角度,「诸识」的所缘都是属于它的「相」分,包括六尘都是第六意识的相分,「以」第六「意识」的明了性「为见」分。这一段是说明:当我们前五识依止五根,攀缘五尘的时候的第二念,这个第二念开始带动第六意识,变成了所谓的五俱意识。这是一个总标,以下解「释」:
 
巳二、释
 
由此意识有分别故,似一切识而生起故。
 
因为第六「意识」有强大的「分别」功能,所以它能够总摄「一切」的五「识」来「生起」共同的作用,它总摄五识。我们作一个说明,这个地方先说明强大的分别。这个前五识的分别叫做自性分别,它对于境界的受用,只有一种直觉的感受,感到苦、感到乐;但这个苦乐的感受一剎那就过去,因为它不能攀缘过去,也不能攀缘未来,它只能够当下、当下、当下,每一个当下去接触这个影像,产生当下的感受,感受完就要放掉,它不能够把前面的感受记录下来,不可以!它不能累积,所以叫做自性分别。第六意识有三种分别:它有自性分别,也有随念分别。这个「念」就是一种意念,它能够把你过去的经验全部累积起来,你过去对他好、对他不好,他完全能够记住,就是因为第六意识,它能够把过去的种种影像作一种累积。第二个它还有计度分别,它对于没有发生的事情,也能够生起种种的观想跟预测。所以说这个第六意识,它不仅能够夹带前五识去感受当下的境界,他也可以回忆过去、预想未来,产生一个强大的分别。所以我们这样子讲:当生命的依他起从初能变的一相、到二相、到第三相的时候,这个时候就准备开始造业了。也就是说第六意识,它有二个特色:第一个、它的活动范围特别广大。前五识只能够攀缘各自的尘境,眼识只能够攀缘色尘,乃至于身识只能够攀缘触尘;但第六意识能够通缘五尘,所以它的活动范围特别广大。第二个、第六意识造业的势力特别强,因为它有念心所,能够回忆过去;它有寻伺的觉观心所,也可以预测未来:所以它的造业力强。玄奘大师的《八识规矩颂》形容第六意识说:身为第六意识,「动身发语独为最,引满能招业力牵。」就是我们的生命体,这个心的造业功能,第六意识最强大了,而它所造的业,引导阿赖耶识去投胎、去承受一个新的果报。这个地方就是说:前面的二相,只是一个果报的直接感受;但第六意识出现以后,第六意识开始在果报当中分别,而且引导一个新的业力出现。我们对果报,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力。就是说,你的五识依止五根去攀缘五尘,它是什么影像,你没办法作主的,那是先业所感;所以果报不能怪现在的你,要怪过去的你(呵──)。就是你所受用的果报跟过去的你有关系,所以这个果报我们是不能决定的,修行不能改变果报;但是因地的你有选择权,你可以选择做,你也可以选择不做。所以我们在因果的当中,果报是不能决定的,但是因地你可以决定,这个地方要注意。所以从修行的角度,这个三相是非常重要的,第六意识开始活动。好,我们看偈「颂」:
 
辰二、颂
 
此中有颂: 唯识二种种,观者意能入。 由悟入唯心,彼亦能伏离。
 
从依他起的角度开出了有三种相:一相就是「唯识」,就是阿赖耶识变现了根、尘、识;「二」相,由前五识依止五根攀缘五尘,而受用种种苦乐的果报;「种种」就是第六意识开始生起种种的了别。一个修习止「观」的人,从三相当中,就能够「悟入」一切法──不管受用果报、不管因地的造业,都是一念「心」识的作用,离开心识无有少法可得,这是我们所谓的万法唯识,或者说是唯识无义的道理。从这个唯识无义的道理当中,我们就能够修习止观。怎么修呢?「由悟入唯心,彼亦能伏离。」我们从这一科唯识无义的道理当中,开展出下一科的修唯识观。修唯识观的第一个基础是「悟入唯心」,先破所取相,这个地方很重要。在菩萨的修行当中,刚开始你一定要想办法使令你这个明了的心,跟你心中的影像脱离。就是你心中如果住在某一种影像,开始诱惑你要造业的时候,你要告诉自己:「因缘所生法,我说即是空」。这个时候不是空掉内心,是先空掉外境,这个外境是生灭变化的、是虚妄相,不要被它所迷,这个时候你心中的菩提心才能够把握得住。所以我们刚开始,你这一念心不可避免的会跟很多的尘境──不管是赞叹你的可爱尘境,或者是障碍你的逆境接触,这个时候你要先脱离尘境,破所取相。第二个,「彼亦能伏离」。进一步再观察我们这个生灭变化的心,它的自性也是毕竟空的,这个时候破所取相,再破能取相,将这个能分别的、有所得的心再放弃以后,这个时候心就入无所得的平等法界,所谓的一心真如。所以第二段是讲到修行,第一段是讲理论,从三相而悟入唯识无义,从唯识无义当中修习止观,破除外境的执取,再破除内心的执取,再入所谓唯识性二空真如的平等法界,这个偈颂是总持了前面的内容。
 
卯二、叙一类计(分四:辰一说一意识;辰二释伏难; 辰三举例成 ;辰四引教证) 辰一、说一意识(分二:巳一标立;巳二举喻) 巳一、标立
 
前面的三相,是约着前六识都具足,第六意识夹带前五识来作用。这个地方是说明:在唯识学派当中,「有一
 
类」的论师是主张只有第六「意识」,而没有前五识的。这当中有四段:「一、说一意识;二、释伏难(「释伏难辰。」,这个「辰。」改为「。辰」);三、举例成;四、引教证」。先说明「一意识」的内涵是什么:
 
又于此中,有一类师说一意识,彼彼依转,得彼彼名。
 
在唯识学派当中,「有一类师」(不过古德说这一类的学派,它不能算是正统的唯识学派,这是另外一个说法。)「说」:我们内心当中,其实就是第六意识,没有前五识。没有前五识,这个前五识怎么能够产生作用呢?因为第六意识「依」止不同的根,就「转」生了不同的识,安立了不同的「名」。就是说,第六意识依止眼根,就变成眼识了;第六意识依止身根,就变成身识:就是一个识,因为它依止不同的根,就产生不同的作用,安立不同的名称。换句话说,它也是承认有六识,只是这六个识完全是第六意识的差别作用。好象这个房间有灯光,就是一个灯光,你开了五个窗户,在不同的窗户出去,就有不同的灯光,其实就是一个灯光,这个只有一个意识的主张是这样子的,因为「彼彼依转」,所以「得彼彼名」。这以下讲一个譬喻:
 
巳二、举喻
 
如意思业,名身语业。
 
比如我们讲身口意三业,身口意三业是怎么回事呢?就是以「意业」为主。就是说这个意业,它有二种情况:第一个它在审虑的阶段,叫做意业,它还没决定要不要做;但是意业入了决定的时候,就付诸身口,推动身口去造业,叫「身业」跟「语业」。其实这个三业,简单的说就是一个业,就着意业在审虑的阶段,我们安立做意业;当意业决定去推动身口的时候,我们叫身业、口业,其实就是一个业。它就用这个三业正如一业的道理,来比况六识就是一个识的道理。以下这个论师也「释伏难」,解释一个隐藏的疑问,我们看「标」:
 
辰二、释伏难(分二:巳一标;巳二释) 巳一、标
 
又于一切所依转时,似种种相二影像转。
 
巳二、释
 
谓唯义影像、及分别影像。
 
这个地方有人问难说:前五根是一个色法,它是没有分别的,所以我们一般说前五识依止五根,因为前五识也没有分别,所以五识依止五根,产生了别的五识,这是可以理解的,因为二个都没有分别。但问题是:第六意识有强大的分别,五根是没有分别,你怎么能够由有分别的第六意识,去推动无分别的五根呢?这怎么能够做到呢?有人就提出这个问。这一部分的论师就回答说:这个意识在「一切」的五根「转」的时候,它也能够生起一种「相」似的「影像」,而产生见、相「二」分,「二影像转」,这个「二影像转」就是见分跟相分。什么是「二影像转」?就「唯义影像」跟「分别影像」,「唯义影像」就是所分别的相分,「分别影像」就是能分别的见分。就是说,虽然第六意识是有分别,但是它也可以去推动无分别的根,他先作出这样的总答。这以下举出例子来成立他的观念,先「举」出一个「事」:
 
辰三、举例成(分二:巳一举事;巳二释例) 巳一、举事
 
又一切处,亦似所触影像而转。
 
比如说我们入定,在禅定当中有种种的三昧乐(禅定它是没有前五识的活动),但是它没有身识的活动,他也可以感觉到这个色身有种种的快乐。那他怎么能够感觉得到呢?就是第六意识直接去推动身根,去接触到触尘,去感受到快乐,所以它也不一定要靠前五识的,因为这个定中意识是独头意识。所以从禅定当中能够感受快乐,那比况得知这个人从禅定出来,你也可以去推动无分别的五根。举出这个事情来证明,这以下把这个证明再扩大。
 
巳二、释例
 
有色界中,即此意识依止身故。 如余色根,依止于身。
 
第六「意识」不但是「身」根如此,其他的四「根」
 
亦复如是。就是说在「有色界」(就是欲界跟色界)有业果色的范围当中,第六「意识」是「依止身根」。也就是说,其实其他的四「根」──眼、耳、鼻、舌,都是「依止身」根。比如说:你要是身体健康,你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舌头也会比较健康;假设你身体有伤害,你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也会受到伤害。所以第六意识依止身根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也依止身根,当然它也能够推动其他五根的活动。前面只是单约身根,这个地方是比况前五根,都可以由第六意识来推动。这个地方是从道理上来引证,这以下「引」圣言量来说明:
 
辰四、引教证(分三:巳一颂难调心;巳二说根境界意能 受;巳三说明意处) 巳一、颂难调心
 
圣言量当中有三段:「一、颂难调心;二、说根境界意能受;三、说名意处」。先看第一段:
 
此中有颂: 若远行独行,无身寐于窟, 调此难调心,我说真梵志。
 
这个地方是出自《法句经》,把第六意识的作用作一个说明。第六意识它能够「远行」,第六意识能够攀缘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它能够在一切的时间、空间上广泛的活动;而且它的活动是不须要前五识帮忙的,叫「独行」,它可以在自己的心中,去产生种种的了别,不必要前五识的帮忙。「无身」,它本身没有物质的障碍;但是必须要「寐于窟」,这个第六意识必须要依止在四大所成的身根当中。所以一个修行者,能够「调此难调心,我说真梵志」。我们在修行当中,面对这么一个活动广大、势力强烈的第六意识,如果我们能够调伏它的话,这是一个真实清净的修行者。这一段是说明第六意识的重要。
 
已二、说根境界意能受等
 
又如经言:如是五根所行境界,意各能受,意为彼依。
 
佛陀在《中阿含经》里面说:「五根所」攀缘的五尘「境界」,其实第六「意」识都能够同时产生领纳的,所以第六「意」识在整个五根当中,它是一个「依」止处,它是一个主导者,第六意识能够主导五根去攀缘五尘。这个地方是第二段的引证,看第三段:
 
巳三、说明意处
 
又如所说十二处中,说六识身,皆名意处。
 
这一段也是出自《中阿含经》。在《中阿含经》当中讲到「十二处」,有内六处跟外六处。内六处就是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外六处是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。这当中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这个「意处」,开出来就是「六识身」,其实合起来就是第六意识,整个六识身是统摄在第六意识当中。这引用三段经文,来说明第六意识跟前五识是开合的不同。
 
这个地方我们引用古德的注解,作一个简要的说明。唯识学派,早期弥勒菩萨、无著菩萨这个时期,思想是比较众多,不过这个地方无著菩萨提出了一识的说法,他并没有强烈的去否定;到了天亲菩萨以后,特别是护法论师以后,这个唯识学派就确定安立了六识,就是你前五识跟第六识要作厘清。为什么安立六识的理由呢?我们从因跟果来说明,比如你造业的时候,你要判定这个业是罪业、恶业、无记业,这个第六意识是关键点。我们以菩萨戒来说,你心跟境和合,第一念你看到染污相,这个不能判罪,心境和合的第一念自性分别,你看到染污相,不能说你有错,那是因果的显现;但是第二念「重缘思觉」,第六意识再产生分别,而你不加以对治,从第二念的时候开始判罪。所以你如果没有安立前五识、第六意识,你很难知道这个业到底是无记,或者是落入善恶业!因为瞥尔起念,前五识依止五根攀缘五尘的时候,这刚开始的二相,前面说的二相──见、相二分,它是果报的受用,直觉;但是第六意识开始分别的时候,才落入了善恶。所以你如果不厘清前五识跟第六意识的差别,你在判罪善恶就有问题,这第一点。第二个,从果报上来说,唯识的转依是「六七因中转,五八果中圆」,就是说你的第六意识在因地的时候,它开始转成清净,但前五识是不能转,它还是有漏。所以圣人的心,有时候前五识也会出现一种有漏的染污境,但是他的第六意识是清净的,因为五八要到果中,要成佛以后,前五识才能够完全清净。所以前五识跟第六意识在转依的过程当中,有明显的不同。所以你看天亲菩萨的《三十颂》,也是安立六识,他那个第三能变──「差别有六种,了境为性相。」这个「差别有六种」就是讲六识。讲得更明显,《八识规矩颂》先讲前五识,再讲第六意识。这个的确有它厘清的必要。就是正统的唯识学,从以后,,乃至中国的,都是具足安立六识的。 玄奘大师天亲菩萨护法论师玄奘大师
 
寅四、辨立义识(分二:卯一立相见识;卯二释见依相) 卯一、立相见识
 
这一段是扣着前面的「一相」来解释,「一相」当中有二段:「一、立相见识;二、释见依相」。先「立见相」二「识」:
 
若处安立阿赖耶识,识为义识。 应知此中,余一切识是其相识。 若意识识及所依止,是其见识。
 
假设我们把一切法会归到一相,这一相就是阿赖耶识。这个时候,「阿赖耶识」是一个「义识」,这个「义」,「义者因也」,它是一切法的因,说「一切种子识」。什么叫因呢?就是「余一切识为其相识」。整个五根、六尘都是阿赖耶识的「相」分;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这个六识,乃至于六「识所依」的末那识,六、七识都是阿赖耶识的「见」分:就是我们讲的根、尘、识,六根、六尘、六识都是阿赖耶识的「一相」所变现的。这一段是说明见分、相分,再看「见」分要「依」止「相」分才能生起:
 
卯二、释见依相
 
由彼相识是此见识生缘相故,似义现时,能作见识生依止事。
 
这个见分是受着相分影响,为什么这样讲呢?「相识」,这个五根、六尘的色法,是「见」分生起的所「缘」,而且这一切法相「似」显「现」的时候,这个相分「能」够「作见」分的「依止」处。没有这个相,你就不能产生这样的心。所以你念阿弥陀佛,你对阿弥陀佛归依,你一定要把阿弥陀佛的功德相现出来,你才能够产生归依的。所以这个见分要依止相分才能生起的,叫「见依相」。最后我们作个总结:
 
癸三、结
 
如是名为安立诸识成唯识性。
 
所以我们从前面的三相,不管是从一相、二相、三相,我们可以知道依他起的法,是不离开现前一念的心识。好,我们今天讲到这个地方。
 
这个三相,我们简单作一个总结。唯识学讲唯识所变,有二个层次:一个是因缘变,一个是分别变。从一相、二相的角度,就是阿赖耶识变成了根、尘、识,还有前五识依止五根攀缘六尘,这个叫因缘变,这个叫做先天的命运,你先天带来的业力,你就要招感这样的命运,这是你不能改变的。但是当第六意识这个三相开始生起了别的时候,就是你后天的努力了。所以我们讲一个人的人生──依他起,有你先天的命兆跟你后天努力的和合。你看楚汉相争,项羽他的先天的命兆是不错,他生长在贵族,有很好的资粮;刘邦他出生在贫民,卖草鞋的,从先天的命兆来说,从一相、二相的角度,他是比较吃亏的。但是刘邦的第六意识,他的三相势力强大,他那个随念分别、计度分别,他能够有广大的胸量来包容贤才,最后还是战胜了项羽。所以我们在看依他起的时候,这个第三相是不能忽略的。好,我们今天讲到这里。我们回答一个问题:
 
问:法师慈悲,我们早课的「普贤十大愿王」,有一句「念念相续,无有间断;身语意业,无有疲厌」。请问这个「念念相续,无有间断;身语意业,无有疲厌」,应该如何修持?
 
答:「普贤十大愿王」,古德的注解:「十大愿」跟「王」是不同的,就是普贤菩萨的十大愿,「礼敬诸佛,称赞如来,广修供养」,这个是修归依;然后「忏悔业障」开始断恶、修善;最后听闻佛法,增长智慧,然后变成大悲:它是一路次第修上去,从归依开始修习善业、修习正念力、成就自利的功德,后来普皆回向。这个十大愿为什么称为「王」呢?就在于它后面的二句话,它每一个愿都是「念念相续,无有间断;身语意业,无有疲厌。众生界尽,众生业尽,我此礼拜无有穷尽。」就是他时空无尽的愿,所以称为「王」。我们凡夫有个问题就是……,因为普贤菩萨是所有菩萨的代表,《华严经》上说:「十方诸佛有长子,其名号曰普贤尊。」所有佛陀儿子当中,普贤菩萨是长子,他特别重要。所以所有的菩萨都必须跟普贤菩萨学习,可以这样讲。
 
比如说「礼敬诸佛」,对我们来说不难,难就难在怎么「念念相续,无有间断;身语意业,无有疲厌」。这个地方就是说:这是菩萨内心的一种誓愿,一种目标。我们凡夫刚开始从有所得的心,在礼拜、赞叹、断恶、修善,乃至于在听闻佛法、在利益众生的时候,我们心中都是有疲厌的、有间断。我们不断的去发这个愿,我们就会产生反省:为什么我们会疲厌?为什么普贤菩萨不会疲厌?就是从这个事相,回事向理,我们就知道当中有一些差别。就是这个能造作的心有差别,我们这一念心是有所得。所以普贤菩萨,「普贤」这二个字,「体性周遍谓普,随缘成德曰贤。」他为什么能够产生十大愿王,能够时空无尽?因为他安住在一个体性周遍的清净心,所以他没有疲厌的感觉。所以我们不断在念的时候,事实上我们会知道:我们凡夫的生灭心、有所得心是卑劣的,我们在时空上是有障碍的,我们用功一段时间以后会感到疲惫,因为我们心中有所得。这个时候,我们不断的发这个愿,我们的心慢慢慢慢就会……,你有发愿,你就会有个目标。就是你会从有所得的生灭心,趋向不生不灭的清净本性,这是藉事表法。 在菩萨很多的修行当中,你看《华严经》,发觉其实菩萨的修学,你在发愿的时候,他都不是要求你马上做到;但是他要求你先有这样的愿力,你才有可能做到:所以菩萨修行最怕的就是画地自限。诸位学《瑜伽菩萨戒》,它把四重四十三轻讲完以后,最后一条结论,它说:菩萨的戒法是恒沙戒法,你受了菩萨戒,《瑜伽菩萨戒》要学习、《梵纲经》要学习,所有的菩萨戒、所有的善法都要学习。所以他不要求你马上从事相上圆满,但是他告诉你:你三种意乐要圆满──断恶、修善、度众生。你这三种意乐产生一念的放弃,这个过失就很重。就是你只要不放弃努力,你在菩萨道当中,你就是不断的进步。所以菩萨最怕的就是得少为足,这是最怕的,就是你可以走得慢,但是你不能停下来。(哈──) 慧老师以前,我们的教务主任,他经常用冬瓜来作譬喻,他说:菩萨修学,譬如草中的冬瓜,你不见它大,你看不出它有什么大,但是它每天在长。就是你要有志于行菩萨道,你要有心理准备,菩萨道的本质就是决不放弃。你要是起一念二乘的心,那你对菩萨戒的伤害就很大。就是说我现在有疲厌,我不管断恶、修善、度众生都有疲厌,这个疲厌,当然休息一下是可以理解;但是你不可以放弃,诸位在研究菩萨戒,你就会知道菩萨的精神在于永不放弃!好,我们今天讲到这个地方。向下文长,付在来日,回向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