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净心兰若

若成正觉,生生世世不离娑婆世界度一切父母有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《摄大乘论讲记》第五卷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净界法师  

2012-03-15 22:08:54|  分类: 唯识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第五卷
 
《摄大乘论》,和尚尼慈悲、诸位法师、诸位居士,阿弥陀佛!(阿弥陀佛!)请大家打开《讲义》第十页:
 
甲二、依标广释分(分十:乙一所知依分; 乙二所知相分; 乙三入所知相分;乙四彼入因果分; 乙五彼因果修差别分;乙六增上戒学; 乙七增上心学; 乙八增上慧学; 乙九彼果断分; 乙十彼果智分)
 
第五卷
 
我们前一科是「总标纲要分」,无著菩萨他在整个修行大乘的法要当中,列出了十种的殊胜法门。这十种法门,前面一科是一个纲要性的说明;这以下就是各别「广」泛的来解「释」。这当中有十科:第一科是「所知依分」,第二是「所知相分」,第三是「入所知相分」,第四是「彼入因果分」,第五是「彼因果修差别分」,第六是「增上戒学」,第七是「增上心学」,第八是「增上慧学」,第九「彼果断分」,第十「彼果智分」。这十科,前面二科是讲到甚深见,讲到我们修学佛法应该要建立的知见;第三到第八是广大行,讲到六波罗蜜自利利他的妙行;第九跟第十是究竟果,大乘的二种果报。现在我们先看第一科的「乙一、所知依分」。
 
乙一、所知依分(分二:丙一牒前出体;丙二六门分别) 丙一、牒前出体
 
在讲这一科之前,我们先作一个简单纲要性的说明。大乘佛法在观察生命,从经典上的开导,佛陀是引导我们从二个方向来观察这个生命。第一个是所谓的生灭门。这个生灭门,就是观察相对的差别生命。这种差别的生命现象,在经论当中提出三种:第一个是生灭相的差别。就是说有些法它本来没有,后来因为我们的造作,而出现了,这叫做「生」;生起以后,经过一段时间,从有变成没有,这叫做「灭」:第一个是生灭相的差别。第二个是增减相的差别。这个法它生起以后,假设我们随顺它,一次一次的随顺,这种势力就会增加;假设我们用对治的方式来抗拒它,它就会减损:所以生灭门的第二个观察,就是它有增减的相貌差别。第三个它有垢净相的差别。这个法它生起以后,有的法是随顺于我们清净本性的,这个是一种清净的力量;有的法是违背我们清净本性的,它所代表的就是一种杂染的力量:所以第三种有一种垢净相的差别。因为我们的整个差别生命当中,有生灭相、有增减相、有垢净相,就构成了我们一个错综复杂的生命了。在这么复杂当中,佛陀告诉我们可以分成二类:第一种是清净力量的生起跟增长,能够招感安乐果报的;第二种是一种杂染力量的生起跟增长,是招感痛苦的果报。所以生灭门基本上就讲到我们在人生当中,杂染力量跟清净力量的一种生灭,跟它的一个增灭的情况。这样子的观察,是一种对立的观察,叫做生灭门。第二种观察,就是把这种对立的差别相,以「因缘所生法,我说即是空」,把这些如梦如幻相对的相貌都拨开来以后,就看到了我们生命的清净本性。这个时候,我们看到的本性是不生不灭、不垢不净、不增不减的,它是一个绝待平等的相貌,这叫做真如门。也就是说大乘佛法观察生命,基本上是以二门:一者生灭门,二者真如门来观察。在次第当中,龙树菩萨的《中观论》上说:「若不依俗谛,不得第一义。」所以我们刚开始应该从世俗谛的生灭门,先了解它的差别相、它的对立相;然后才能够悟入到无差别的胜义谛。
 
所以这个「所知依」,就是我们刚开始在观察生命的时候,要先观察它的差别相。这个「所知」,就是假藉因缘所生的这种杂染法跟清净法。想要了解这二种法的生起跟还灭,我们先了解它的根源。这个「依」,就是它的依止处、它的根源。杂染法跟清净法,这二个法有它的依止处,你要掌控这个生灭法,你就必须先掌控它的根源。所以在本科当中,无著菩萨引导我们去了解:这些杂染法跟清净法是怎么生起的、它是怎么增加,乃至于怎么消失的。就讲这一个道理,叫做「所知依分」。这当中分二科:第一「牒前出体」,第二「六门分别」。先把所知依分的自体标出来;然后以六个角度,来详细说的明所知依的相貌。先看第一科「牒前出体」,先连接前文,来指出所知依的自体。我们看论文:
 
此中最初,且说所知依,即阿赖耶识。
 
在整个大乘的十种殊胜法门当中,我们第一个所要去了解的是「所知依」,就是假藉因缘所生的这些杂染法跟清净法,它的依止处是什么?这个依止处简单的说,就是「阿赖耶识」。这个地方是把所知依的自体,先把它作一个总标。这以下用六个角度,把所知依的相貌、功能,详细的发挥出来。看「丙二」的「六门分别」:
 
丙二、六门分别(分六:丁一阿赖耶识句义;丁二阿赖耶识异门 ;丁三阿赖耶识体相;丁四阿赖耶识决择 ;丁五阿赖耶识差别;丁六阿赖耶识性摄)
 
这当中有六科:第一个「阿赖耶识句义」,第二是「阿赖耶识异门」,第三「阿赖耶识体相」,第四「阿赖耶识决择」,第五个「阿赖耶识差别」,第六「阿赖耶识的性摄」。我们先看第一个「阿赖耶识」的「句义」:
 
丁一、阿赖耶识句义(分二:戊一引教;戊二释名) 戊一、引教(分二:己一问;己二答)
 
这个「句」就是它的名称,这个「义」是它的义理,这阿赖耶识的名称跟义理,是怎么建立的?这个地方先把它作一个说明。这当中有二科:第一个「引教」,引圣言量;第二个「释名」,根据它的义理来解释。第一个是依止圣教量,第二个是依止它的义理,来建立阿赖耶识的存在。我们首先看「引教」,这当中有一个「问、答」,先看「问」:
 
己一、问
 
世尊何处说阿赖耶?名阿赖耶识?
 
这个地方等于是提出二个问题。身为一个所知依,就是我们整个有情生命的一个根源。前面提到说所知依就是阿赖耶识,那这个地方先提出问,就是佛陀在什么地方、什么经典当中,说明这个所知依的自体是存在的?到底什么是所知依?生命当中真的有依止处吗?问所知依的一个存在性。第二个「名阿赖耶识?」所知依如果存在,怎么知道所知依就是「阿赖耶」呢?提出二个问题。第一个是问所知依的存在性,第二个是怎么知道所知依就是阿赖耶?就提出这二个问题,以下就根据这个问题作一个回答。
 
己二、答(分二:庚一证为所知依体;庚二证得阿赖耶名) 庚一、证为所知依体
 
回答当中有二科:第一个「证为所知依体」,第二个「证得阿赖耶识名」。第一个先证明这个所知依自体的存在,第二个是证明所知依就是阿赖耶。我们看第一科「证为所知依体」。佛陀在经典当中,曾经明确的说明:有情众生的生命,真实的有一个依止处。你要把那个根源找出来,否则你要扭转生命是不可能的。好,我们看论文:
 
伽陀者,译为孤起颂。
 
谓薄伽梵于《阿毗达磨大乘经》伽陀中说: 无始时来界,一切法等依, 由此有诸趣,及涅槃证得。
 
这以下无著菩萨就根据「薄伽梵」,这「薄伽梵」就是世尊,世尊在「《阿毗达磨大乘经》」当中,讲了一个「伽陀」(偈颂)。这个偈颂在唯识学是相当重要的,也可以说是相当有名气的一个偈颂,很多的论典都喜欢引用这个偈颂。这个偈颂是:「无始时来界,一切法等依。」说明我们有情众生的一个因相,因地的相貌。第二个「由此有诸趣,及涅槃证得。」这是有情众生的一个果相,它所招感的果报。我们先看因相。「无始」,就是我们众生的造因,是没有开始的。就是它什么时候开始造业的呢?没有开始的。这无量劫来我们造了很多的业力,这个业力当造完以后,就变成了一种「界」,这个「界」就是种子,一种潜伏的功能,它没有表现出来,但是它存在。这种功能、这种界,当它遇到环境刺激的时候,它就变成「一切法」,这个「一切法」是一个现行,可能是一个杂染的现行、也可能是一个清净的现行。这样子的因相,包括:种子生起现行,现行在活动时候,又熏习了另一类的种子。这就是唯识学所说的:有情众生的业力之所以展转增胜,来自于种子跟现行的展转熏习──种现互熏。这个种现互熏,产生了一个强大的力量,它有一个依止处、它有一个依止处。比如说我们的因相(分析我们造业的力量,其实有二种:一种是杂染的因相,一种是清净的因相。),你今天去拜一部《八十八佛》,这个《八十八佛》如果你从来没有拜过,那你没有这种功能,所以你刚开始拜会很困难。刚开始,不能拜要它拜,你仰仗对《八十八佛》清净的信心,你相信它有灭除罪障的功能,强迫自己去拜。每一拜都很虔诚的归依把它拜完,这个时候你的心中就产生一种「界」,一种功能。这种功能当遇到了因缘的刺激,它又会再表现出来,你又很想要去拜这《八十八佛》。你很想拜的时候,又产生了一个强大功能,这样子就产生了一种清净的展转力量,在你的生命当中生起。反过来,比如说有时候我们生起一种贪欲,贪欲的烦恼它现起的时候,你有二个选择:第一个你选择随顺,第二个你对治。假设你随顺它,这样子也是一样「无始时来界,一切法等依」,它让你随顺了以后,它每随顺一次的现行,你就又增加一种杂染的功能。所以说在我们有情众生的生命当中,我们会有二种的力量:一种是杂染的力量,一种是清净的力量。这二种力量都有一个依止处,有一个所知依的自体,都是先保存在这个依止处里面。等到这样的一个业力成熟的时候,依止处就会把这个业力释放出来。「由此有诸趣,及涅槃证得。」由于有所知依这样一种保存业力的功能,所以「由此」,这个「此」就是所知依的自体,因为有它的保存,所以才有六道轮回痛苦的果报,也才有不生不灭涅槃安乐的果报出现。如果没有所知依的自体,从因到果是不能建立的,没办法建立的。这个偈颂就讲到有情众生,不管你因地的造作、果报的变现,都有一个所知依的自体,来作一个保存,来当作一个依止。
 
我们也可以从二个角度来观察这个偈颂:第一个、从生灭门,从它的作用,就是「无始时来界,一切法等依,由此有诸趣,及涅槃证得」。从生灭门来看这个偈颂,你可以看得出来,就像《楞严经》说的:它是一种所谓的三种相续。《楞严经》在有情众生的生命相续,提出三种相续:第一个、果报是相续的。就是说因为我们有一个依止处,所以我们果报不会断灭。就是你今生死亡以后,你来生一定还会有一个果报的相续,这个果报不会断灭的。那果报为什么相续呢?因为你有业力的相续,因为你不断的造业,你不断的保存业力,所以第二个是业力的相续。业力之所以能够相续的储存,是来自于你心识的相续,就是现前一念心识的相续。所以在《楞严经》上说:有情众生的生命相续,有果报的相续、业力的相续跟心识的相续。不过《楞严经》的意思是说:因果不管是果报、业力,都是由心识来主导。所以你心念改变,你的业力就改变,果报就改变。我们去看修行者,如果这个人是特别的勇猛精进,就是说他的心念本来是非常放逸的,突然间勇猛精进,他就很容易业障现前。就是说他这个心识的等流性,本来是趋向三恶道的方向,突然间改变方向了,这个时候他内心当中相应的杂染力量,一定会先把它逼出来。所以你愈精进,魔障就会愈多,就是这样。当然你要撑得过去,那又是海阔天空。放逸也是这样,你以前很认真的持戒,你的生命是趋向于安乐的,突然间你破戒了,所以有人说「破戒和尚福报大」。因为你一开始在转变方向的时候,你的善业也会先逼出来。当然有些人的修行是渐进式的,他从杂染变成清净,他是慢慢来的,那这个业障就不容易那么明显。那你是突然间的,那这个业障就容易表现出来,因为你的生命、心识产生很大方向的扭转。所以你内心的业力,一定要先释放出来,因为它跟你的方向不相应了。所以这个地方就是说:我们的因果都有一个保存处,这个保存处就是我们一念相续的心识,来摄持我们的业力、来变现我们果报,这个是从生灭门来说。
 
第二个、我们也可以从真如门。真如门就是「无始」,这个地方是一个重点。就是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造业的功能?善恶的功能啊?在经典上说是没有开始的。比如说:上帝赐给你一个好的功能、或者大梵天赐给你一个好的功能,这样子就是有始,有个开始。佛陀认为:我们生命的原点是没有开始的;如果你一定要说有开始,那只好说是我空、法空的真如圆成实性。所以这个地方的「无始」,我们在读这个偈颂的时候,要把这个味道──它所蕴藏的那种真如的味道,要把它读出来。这个偈颂就是说明:我们有情众生生命当中的生灭变化,基本上是有一个根源,有这个根源来掌控着我们生命的变化的。这个就是「证为所知依体」,这个「所知依体」,是存在的,这个因缘法的依止处是存在的。我们再看第二科,「庚二、证得阿赖耶」识的「名」称。
 
庚二、证得阿赖耶名
 
这个所知依存在,怎么知道这个所知依就是阿赖耶呢?我们看论文:
 
即于此中,复说颂曰: 由摄藏诸法,一切种子识, 故名阿赖耶,胜者我开示。
 
我们先把这个文作一个消释。在我们的生命当中,有一种「摄藏诸法」的功能,这个功能叫做「一切种子识」。这个「摄」就是摄受,「藏」是含藏。摄受跟含藏的意思,下文会解释,它有它不同的意思。我们能够摄受跟含藏诸法的功能,这个「一切种子识」呢,它的名称叫「阿赖耶」,所以阿赖耶的意思叫做藏,或者讲摄藏。这个阿赖耶识的内涵,「胜者我开示」,我只有对于具足大乘善根的众生,才加以开示的。因为以小乘的根性,他的对立性很重;对立性很重,你讲阿赖耶识,他就会产生自性执,反而产生修道的障碍。所以只有对这种大乘善根,能够接受非空非有中道实相的人,佛陀才开示阿赖耶识的名称。这个地方的意思就是说:「摄藏诸法,一切种子识」。在心理学上有一个叫做犯罪心理学,它专门研究一个人他怎么会犯罪?像美国最近有一个小学生,他才七八岁,他跟弟弟吵架的时候,到抽屉拿枪,把他弟弟打死了。这件事情,震惊整个美国心理的这些专家,说:诶,他才七八岁,他内心当中,没有杀人的经验,也就是说他没有杀人的功能,他这个杀人的意识形态是怎么生起的?这没办法解释的。因为在心理学它只看得到今生嘛!但是我们在佛法当中是讲:「摄藏诸法,一切种子识」,其实他以前就有这种功能,功能是累积的、储存的。
 
比如说:我记得我刚出家的时候(呵──),要持这个非时食戒,我觉得好象有点困难。就是我刚开始内心的功能,对于饥饿的抗拒,这个功能比较薄弱。所以我觉得每一天的持午,时间在晚上到第二天早上的时间,特别难过。但是慢慢的,诶!这功能增加了。而且经过几次的断食,我现在可以三天不吃饭,没有饿的感觉,而且体力也不太会下降。这表示说:我们内心的功能,的确可以经过我们的训练而增加的,这是可以改变的,就是「无始时来界,一切法等依」。就是说你所有造作的功能,都可以保存下来,所以你才有办法进步的。如果功能不能累积,那诸行无常,这个法做完就消失了,我们每一次都要从零开始,那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成佛的。
 
比如说我们打佛七也是这样。诸位你想想看,你第一天在打佛七的时候,你心中要启动佛号的时候,是多么困难!你心中的妄想抗拒你的佛号,所以你刚开始是强迫的:不能念要他念,不能专要他专。但是慢慢的,经过你佛号不断的种现相熏以后,到了第三天第四天,你觉得你的佛号,能够念个十分钟十五分钟的相续,是非常轻松容易。就是说我们内心善恶的功能,的确是可以累积的,可以去栽培的。从菩萨戒的角度,就特别强调我们内心的功能。所以诸位还记得吗?诸位所受的菩萨戒的戒体,所谓的三聚净戒──断恶、修善、度众生的戒体,都是约着内心功能安立的。比如说摄律仪戒,摄律仪戒戒体的安立,它不在于你今天能够减少做什么错事,你说:诶,你也没有做什么错事。但是你内心当中,跟染污境界接触的时候,你没有防非止恶的功能,你就没有这个戒体。你之所以不造恶,只是缘缺不生,这样子不能安立为戒体。修善也是这样,你内心当中有禅定跟智慧的功能;摄众生戒,你有大悲的功能。所以在菩萨戒就是说:你今生的生命──你出生以后到你的死亡,这个过程当中,检查你是不是进步,它不在于你造作什么事情;它看你今天死亡的时候,跟你出生的时候,你断恶、修善、度众生的功能是不是增加了?这种功能增加了,你今生的生命就值得了。它看你的过程,不是看你的结果。
 
所以这个地方就是说:大乘佛法很重视你内心的功能,因为你有这种功能,你就有因缘能够生起善法,这个善法是属于枝末,这种内在的功能才是根本。所以「由摄藏诸法」,就是我们内心当中,的确有一种摄藏染净诸法的功能,这个功能叫做「一切种子识」,或者叫「阿赖耶」。这种功能,在大乘佛法的修学当中,是非常重要的,因为有它,所以才能够产生整个生命的流转,也可以产生生命的还灭。这个地方,是证得阿赖耶识的名称;前面的二科都是引圣教量,来证明所知依自体的存在,所知依就是阿赖耶。这以下「释名」,就是依止这个义理,从义理上的判断,来证明阿赖耶识的存在。
 
戊二、释名(分二:己一结前起问;己二依义正答) 己一、结前起问
 
这当中又分二科:第一个「结前起问」,第二个「依义正答」。首先我们提出一个问,看论文:
 
如是且引阿笈摩证。复何缘故,此识说名阿赖耶识?
 
「如是且引」就是结前,前面是「引阿笈摩」,「阿笈摩」翻成中文叫「传来」。传来就是佛陀所说的这些经典,是三世诸佛展转相传的,有它的传承,所以叫传来。前面是以经典来作证明。如果我们今天要从义理上来判断,你怎么知道有「阿赖耶识」的存在呢?我们不以圣言量,依止义理来义判。这个地方是提出一个问,看第二段的回答。
 
己二、依义正答(分二:庚一约能所藏义释; 庚二约执藏义释) 庚一、约能所藏义释
 
「依义正答」当中分二科:「庚一、约能所藏义释;庚二、约执藏义释」。就是把这个藏,开出能藏、所藏跟执藏。我们先看「约能所藏」,看论文:
 
一切有生杂染品法,于此摄藏为果性故;又即此识,于彼摄藏为因性故,是故说名阿赖耶识。
 
首先我们先解释这个「所藏义」。「所藏」这个「所」,就是一种被动性的;「能」是主动的。在「一切」的「有生」,这个「生」,就是有生有灭的有为法;有为法当中,特别指的是「杂染法」,有漏的「杂染法」。这个地方有漏的「杂染法」,是指前七转识的现行法,依止自我意识所带动的前六识的活动。前七识的现行法呢,「于此摄藏为果性故」。前七识的现行法,相对于第八识的「摄藏」来说,第八识它是一个「果性」。因为前七识是能熏习,就是说你在造业的时候,前七识它能够释放讯息,如果你造的是有漏的善、或者有漏的恶,都会释放一种讯息出来。这个摄藏识──阿赖耶识,它就是一种受熏,它接受你的讯息,所以它是一个果性。身为一个受熏的摄藏识,它毕竟是无记的,这个地方要注意。阿赖耶识之所以能够受熏,因为它本身是无记性的。如果它是善的,它就不能够接受恶的熏习;如果它是恶的,就不能接受善的熏习。所以这个地方是说明:阿赖耶识它有受熏的功能,这叫所藏。它有摄受一切的善恶功能讯息的功能,所以这个地方的「摄藏」,它偏重在这个摄,它能够摄受前七转识所释放的讯息。
 
第二个「能藏义」。「又即此识,于彼摄藏为因性故,是故说名阿赖耶识。」它不但是把这个功能摄受,它还能够保存,这个地方的「能藏」是约持种。它对「于彼」,「于彼」这个「彼」指的是它的种子,这前七转识它熏习以后,所留下来的种子,它能够把它「摄藏为因性故」,这个「因」有招感果报的功能,所以叫做「阿赖耶识」。这个地方是讲我们内心当中阿赖耶它的因相──受熏、持种。第一个、它接受杂染法的熏习;第二个、它把这个熏习所留下这些残余的功能,尽未来际的保存下去,使令它不失不亡;即使死亡现前,也不能破坏这个功能,它会贯穿死亡,带到来生去。所以一个人的功能,不管善的功能、好的功能,它都是逐渐逐渐形成的,不可能说它没有这样的熏习,就有这种功能,不可能。当然你今生的努力也会使它改变。我们说过:「种现相熏」它是一种循环,种子起现行,现行又熏种子。假设你对你内心有某一种不好的功能,比如说:贪欲、瞋恚、高慢、嫉妒,你想要破坏它,你要把「种子起现行、现行熏种子」这种相续性中断。就是说当它种子起现行的时候,你要对治它、抗拒它,不要让它产生「现行又熏种子,种子又起现行」,你要中断它的一种相续力量。你要是随顺它,它就是不断的增长,因为它有受熏跟持种的功能。这个地方是从它的因相,来证明我们内心当中有受熏、持种的功能,所以叫能藏、所藏。这以下从果相,约这个执藏,这是说它会释放果报。
 
庚二、约执藏义释
 
或诸有情,摄藏此识为自我故,是故说名阿赖耶识。
 
这个颠倒的「有情」众生,对于「摄藏此识」,这个第八识的摄藏识,它把内心的业力释放成果报的时候,它的速度是非常的快速,行相是非常的微细。所以我们会误认为第八识在释放业力的时候,它是不生不灭的,是一个恒常不变异的「自我」,使令我们第七意识产生了错误的认知,所以叫做「阿赖耶」。阿赖耶识,它身为因果的一个依止处,它保存业力、释放果报的过程当中,被第七意识产生的自我意识给执取,这个就是所谓的阿赖耶。这个地方意思就是说,我们今天要是不明白什么叫所知依,我们今天如果不把因果的根源加以探讨,我们习惯性的思考会认为:我今天去拜佛,是我来拜佛;是谁去持戒?是我来持戒;我去造善业,也是由我去得果报。这样子的思考,就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:就是你这样子的业力,因为自我意识的执取,这个业力就是在三界里面得杂染果报,这个业力,它升不上去了。所以印光大师在《文钞》里面,警告所有的修净土者,就是:你不要一天到晚想着你的善业!你想:诶,我今天造很多善业啊。你每想一次,便增长你一次三界的力量。你一定要把你的善业:唉!我没有造善业。把所有的善业,回向净土,我不可得,要把你的善业升华。如果你一天到晚想着你造很多的善业啊,刚好就是这句话啦:「摄藏此识为自我故」,就是以自我为中心,摄藏很多的善业,以后也是由这个我去得果报。所以你修善业,修善业本身没有错,问题是:你不要一直认为有一个我在造善业。这样子的话,对于你临终正念是障道的。因为你每一次这样的思考,都产生一个反方向的力量,就是在三界得果报的力量。到临终的时候,你的归依弥陀是正念,但是你平常也累积很多的功能,这样子善恶就开始抵抗,为你临终构成障碍。你说「愿我临终无障碍」,那你平常的时候就不要去创造这种的障碍力量,你不能等到临命终的时候再来化解。所以蕅益大师在《楞严文句》上说:「无量劫来生死本,痴人认作本来人。」阿赖耶识它本身是生死的根本,我们本来就应该修我空观、法空观,来对治阿赖耶、来破坏阿赖耶,结果你把阿赖耶当作自我意识,「无量劫来生死本」,结果「痴人认作本来人」。这个地方是解释「摄藏此识为自我故」,这个颠倒的众生,以阿赖耶识为自我,就产生在三界当中一个强大的流转力量。所以我们应该要回向,把所有的善业回向,不要让这个善业跟自我合在一起。就是谁造善业呢?就是一念的心去造业嘛,我一念的菩提心去造业,也是由菩提心得果报;不要说是「我」去造善业,不要有这样的思考。
 
这个地方是讲到这个「摄藏」,我们把它复习一下。「摄藏」有二层意思:「无始时来界,一切法等依」,就是在我们生命当中,有一种摄藏因地的功能,摄藏「种现相熏」的一个因地的功能;第二个「由此有诸趣,及涅槃证得」,等到这个业力成熟的时候,这个摄藏又会变现果报。这个地方是作一个总标,把「所知依」作一个总标。这以下「阿赖耶识异门」,就把这个「摄藏义」从因到果之间的变化,详细的说明,讲得愈来愈微细。我们看:
 
丁二、阿赖耶识异门(分二:戊一训释安立;戊二叙破异执) 戊一、训释安立(分三:己一依大乘教;己二依声闻乘教; 己三总成) 己一、依大乘教(分二:庚一释异名;庚二释妨难) 庚一、释异名(分二:辛一释阿陀那名;辛二释心) 辛一、释阿陀那名(分二:壬一引教;壬二释名) 壬一、引教
 
「阿赖耶识」的「异门」,这个「异门」就是它其他的功能。阿赖耶识,这个第八识,它是以名称、以功能来受称,它有不同的功能,它就有不同的名称,所以它有不
 
同的名称,代表不同的功能。这当中分二科:第一个「训释安立」,依止它的名词来安立它的功能;第二个「叙破异执」,破除其他的邪执。先看不同名称所安立的功能,「训释安立」当中分三科:「一、依大乘教;二、依声闻教;三、总结」。在「依大乘教」当中分二科:第一个「解释异名」,第二个「释妨难」。「释异名」当中又分二科:第一个「阿陀那」,第二个「心」。所以本论的所知依,主要有三个重点:一个阿赖耶,一个阿陀那,第三个是心,有三种功能。前面阿赖耶讲完了,这以下解释阿赖耶识异名,它提出二种功能,先解释「阿陀那」。「阿陀那」当中,先「引教」,再「释名」。无著菩萨在解释所知依的自体,都是引圣言量,再引义理来证明。先引圣言量来证明,看论文:
 
复次,此识亦名阿陀那识。此中阿笈摩者,如《解深密经》说:阿陀那识甚深细,一切种子如瀑流,我于凡愚不开演,恐彼分别执为我。
 
「阿陀那」翻成中文就是「执持」,执持名号的执持。佛陀在「《解深密经》」当中,曾经很明确的说明:在我们内心深处,有一个执持的心识,这个心识是非常的「深」沉而微「细」的。不要说是凡夫的禅定,就是阿罗汉的九次第定,都不够发觉它的存在。身为一个「阿陀那」,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相貌呢?「一切种子如瀑流」,它能够执持我们所有善恶的功能,这个种子在内心当中,它不是寂静状态的,就像是一个急速的水流,不断的剎那剎那的生灭流动。「瀑流」这句话,在《成唯识论》它提出二个相貌:第一个是恒,它是恒常相续的。这个种子,假设你没有对治,它是不会失掉的;它不表现出来,但是它潜伏在你的内心深处,它相续的。第二个功能是转,它前后的变异。因为它不断的释放出来,你有时候随顺、有时候对治,所以它的功能在内心当中,也就不断的增减。所以我们内心当中的种子,它是一个生灭门,就是它不断的生、灭、垢、净、增、减。这样子就好象是水流一样,不断在心中流动变化,随着这个境界风的吹,你遇到染污的因缘,增长了杂染的功能;你来到三宝里面听经闻法,就加强你善的功能。所以我们内心的功能,其实是每天不断的变化、不断的变化的。这样子的一个瀑流,「我于凡愚不开演,恐彼分别执为我。」佛陀对于凡夫跟愚痴的二乘种姓,不加以开演。为什么呢?因为害怕他执为我。因为二乘人的根性,他的思想是对立的,他不是有,就是空,他很难接受中道的。既然这样子的话,佛陀只好为他说明,无常、无我的道理,趋向偏空涅槃就好。这个地方是说明「阿陀那识」的存在。好,我们休息十分钟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